连锁健身房关停7家 1周前还办卡当初老板失联 健身房

2017-12-09 00:15

  12月1日,上海一连锁健身房突然停业,会员无奈办理退款手续。涉事健身房名为奥森健身房。据该健身房安波路店的教练称,该健身房旗下一共有37家门店,他们收到告知称“会关闭25家,留下12家。”

  目前已经陆续有7家门店已经关停。有奥森安波路店消费者表示,关门前一日健身房仍在正常营业,一周前还鼓励消费者办卡续费。目前安波路店已经停业,物业通告显示,该店“严格拖欠租金、物业管理费、水电费”,因此物业公司解除了租赁合同。

  12月3日,一个由消费者自发组建的安波路店维权群中,已聚集了超过700余位维权的会员。律师认为,奥森健身房局部分店突然关停,涉嫌敲诈消费者。

  奥森健身安波路店已经无法进入。澎湃消息见习记者 杨帆 实习生 王淼 图

  关门前毫无征兆,有消费者一周前刚办卡

  涉事健身房位于杨浦区安波路467弄14号,花费者潘丽(化名)一周前也就是11月22号刚办理了为期2年的个别会员,“我原来想去江浦路店健身的,然而销售跟我说江浦路店正在维修,所以推荐我去了安波路店”。

  “我有友人在奥森江浦路店办理了两年卡以及私教课,加上大众点评的评估不错,我就取舍了这家店。”潘丽先容,她是跟共事一起办理的,一共消费了6400元。关门前不任何征兆,完全畸形营业。

  潘丽回忆,12月1号中午,她收到友人的消息后才获悉健身房关门的消息。她随即联系了当时为自己办搭理员卡销售人员,这位销售人员告知她,老板拖欠工资,他们也是后来才知道,并且表示“健身房已经全部关掉了”。不少会员称,他们在11月30日还曾来健身房健身,没有任何关停征兆。

  据她统计,光是安波路店的244名会员就波及会员费175万元,“有一位会员办卡缴了7万6千元。”

  汹涌新闻记者于12月3日下战书来到了位于海上硕和城7号楼三楼的奥森健身安波路店,发现通往健身房的2个电梯和2个楼梯口均被人为封锁,无奈进入。

  在这栋楼的电梯入口处贴有一张“告诉书”:“鉴于上海缔久小时健身服务有限公司(奥森健身)重大拖欠租金、物业管理费、水电费。我司已于2017年12月1日解除与上海缔久小时健身服务有限公司(奥森健身)租赁关系。”,落款为上海摩申投资治理有限公司。

  “告诉书”显示,奥森健身拖欠房租和物业费。汹涌新闻见习记者 杨帆 实习生 王淼 图

  截至记者发稿时,根据会员爆料以及记者核实的情况,确认关停的门店共有7家,辨别为奥森健身江浦路店、安波路店、东汉阳路店、共跟新路店、长江西路店、同济路店、浦东新区店。

  健身房拖欠员工工资,目前老板已失联

  澎湃新闻记者联系上了奥森健身负责西藏北路静安店、海伦路虹口店、马桥闵行店和东汉阳路店的区域经理田先生,他表示,他也被拖欠了两个月工资。

  “11月28日听说老板胡接山被抓了。”目前他无法与老板取得接洽,对当前情况,他们将暂停售卡,但还无法办理退款事宜。而另一位李姓总监则表示本人已经于前天离职,并促挂断电话。

  奥森安波路店负责游泳私教的刘教练表示,目前奥森健身拖欠他们一个月的工资和两个月的代课费,“在11月27日,曾从同事口动听到消息,奥森健身旗下37家店会封闭25家,留下12家,而安波路店在留下的范围内。”

  随后记者致电安波路店泳池部总教练季先生,在问及是否理解37家店留12家店的新闻,他也表示:据说过,因为安波路店不在关门的范畴里,加上之前始终不关门的征兆,所以截止到安波路关门前一天他们都还在上私教课。

  安波路店另外一名刘教练表示,11月29号,曾有黄兴店的员工来找安波路店店长索要工资,“安波路店长是奥森健身中心法人代表的妻子,在打电话给法人代表时,法人代表承诺30号一定发工资。30号我和多少个共事去总部共和新路奥森游泳健身会所找老板,老板已经跑了,而且此刻店长和法人代表的电话都打不通了。”

  奥森健身房安波路店销售王诗敏也表现,他被拖欠了2个月的提成和一个月的工资。在问及健身房之前是否有关门的征兆时,他否认此事。在问及最后一天是否还在让消费者办卡缴费,他也拒不回答。

  依据民众点评上的搜查结果,磅礴消息记者通过电话确认,奥森健身中山公园店、达安花园店、天山路店、长宁会馆店、芭芭花园店、松江大学城店、松江地中海商业广场店、浦江镇店、西藏北路静安店、海伦路虹口店、马桥闵行店目前畸形营业。

  天山路店的工作职员表示,他们据说了有门店关停的新闻,但天山路店属于加盟店,并没有受到影响,目前正常营业。而中山公园店和达安花园店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正在正常营业,其余情形并不知情。

  记者尝试电话咨询奥森健身负责人相关情况,截至发稿前仍然没有得到回复。

  律师称“忽然关店涉嫌讹诈消费者”

  对此,从法律角度怎么看呢?上海申京律师事务所律师邹忆恒以为,奥森健身房突然关闭门店,涉嫌欺诈消费者。

  邹忆恒认为,奥森健身房突然关闭门店,涉嫌欺诈消费者,“如果商家在消费者提出要求之后,没有退款,就可能涉及到刑事上的侵略行为。”另外,因为健身房明知拖欠租金及物业费超过一个月会被停止配套服务,仍旧与消费者续约,可能涉及诈骗罪。

  邹忆恒介绍,根据《消费者权利法》第五十三条规定,经营者以预收款方式供给商品或者服务的,应该依照约定提供。未按照约定提供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恳求履行商定或者退回预付款;并应当承担预支款的成本、消费者必须支付的公平费用。

  “假如商家在消费者提出请求之后,没有退款,就可能波及到刑事上的侵犯行动。”邹忆恒介绍。另外,由于健身房方面明知拖欠房钱及物业费会被停止其租赁场地物业配套服务的情况下,仍然与消费者续约,可能涉及欺骗罪。

  对目前健身房的会员,邹忆恒倡导他们向消保委反映该公司的侵权举动,请求破费者权力保护委员会露面协调处决该纠纷;消费者还可能直接决定起诉这家公司,通过诉讼渠道解决。

  “这类事件并不少见。”邹忆恒介绍,年关将至,不少可能本来就存在经营问题的商家,特别是美容店、健身房,会抓住年底的机会突然向消费者供应大额促销活动,这类促销很容易勾引消费者冲动消费,市民需要对这类情况须要额外谨慎。

编辑:刘超

相干的主题文章: 相关的主题文章:

资讯排行

随机文章